柚不酸

敢承认,是我家的酷小孩儿了。
有排面,real man



能不难过吗?说不难过都是假的,
但是就是难过,也舍不得怪你一分啊。

就当是一道坎儿,迟早都要过去。
过去了之后,你还要做be real的你自己。

护你

纯水💯:

有了女朋友你依旧是我最重要的存在,这样才甜死好吧。


你看沉溺阿飞的姥爷,你看可以把后背交给贝贝的壳总


这是我家小白


我和万万比较cp一点


我选小白。


当然万万啊。


我最爱的one


比雏田和冠军还要重要的小白。


小黑粉和小心眼军团


最后龙仔的话送给你们


“该留的不走,该走的不留”

他生之缘(完)

呜呜呜好看

普通的小毛:

【【【警告一个不知道架空什么时代的文,小妈文,双性万万,三观有点那啥,带球,小白有点金手指,就是个瞎掰的文】】】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一开始只是有人说,想看这种有禁忌感的车,我应该写两章就收手的……)


自作孽掰扯了这么多有的没得。。。


我居然写了23512个字……………………………………

[百万]难渡人间

前方隧道入口:

*




王昊坐在床尾的地毯上用烟盒搭积木,搭到三层时候发现少了一个盒子,完美对称的造型瞬间不完美了,他掀起来帽子挠挠头像是在想解决方法。




从身后团成一团的被子底下摸了摸,又摸到一盒没拆封的黄鹤楼,他放手里掂了掂,小心翼翼地放在最后的位置。




结果还是倒了。




满满的一盒烟太沉了,瞬间压垮了这个本身就不太牢固的结构体。王昊盯着面前乱七八糟的“废墟”发了一会呆,像是在想解决方法,好像也没什么别的方法了。




他伸手捞回来那盒罪魁祸首的黄鹤楼,拆开抽出来一只叼嘴里点上,然后又俯下身把剩下的空烟盒往自己面前拢了拢,着手准备重建。




抽完了不就空了,空了不就不塌了。




他缓慢地眨眨眼,好像没意识到烟灰落进领口。




*




第二天了。




杨强把手悬在门把手上犹豫着要不要进门,他挺怕王昊想不开的,但他又知道王昊肯定还活着,毕竟门缝里还在源源不断像失火了一样往外冒着新的烟味。




很多地方听说都下了雪,杨强回头看了眼窗外,北京的天还是灰突突的,没有太阳也没有雪,看得人心里闷闷的。




他昨天进屋给王昊送吃的的时候王昊正坐在衣柜里抽烟,腿悬在空中一晃一晃的,让他想起来王昊小时候带他在假期翻墙进学校,坐在学校的单杠上吹风的日子。




那个时候王昊也是这样,腿一晃一晃的,透露出有点傻乎乎的天真味道,手里不熟练地夹着一根烟,笑声清亮,像是集了平生的开心事一起在笑。




“多伦多……多伦多雪也很大吧?”




现在的王昊没有笑,他皱着眉,一副很不解的样子看着窗外,然后把视线转到杨强身上。




杨强一愣,“哥,你……”




“你出去吧,我自己待会,多大点事是吧。”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给王昊开窗透透气,就被赶出来了。在之后,他就没敢进去过。




*




多伦多确实太冷了。




直逼零下三十度,树上都有形状奇怪的冰棱。白曜隆坐在车里刷手机,刷微信界面,一下一下再一下,置顶的消息栏始终没有动静。




他有点后悔半个月前答应和王昊先分开一段时间了,当时两个人工作都忙,心情也差,闲下来竟然说不到两句话就开始吵,所以听了王昊的话索性分开了。




操他妈,听王昊的话就没好过。




白曜隆拿手机的一角敲着自己脑门,敲了一会又放下来刷新微信界面,还是没有,他干脆往下划了划,把语气阴阳怪气地来他这里打听“真的假的?”的人都拉了黑。




真你妈了个逼。




他胸口一口闷气,刚想切个界面订机票回国,就收到杨强的新消息:




“老白,你得回来了。”




*




王昊锲而不舍地抽完了那一盒黄鹤楼,嗓子疼得像他年少跳舞学劈叉的感觉,他站起来甩了甩坐麻的腿,跪在床边又从被子里抠出来一瓶冰糖雪梨。




ok,润喉抽烟两不误,嘻哈人生。




他被自己逗乐了,趴在被子上嗡嗡嗡地笑了一会,像一台年久失修的发动机,停转的命运就在眼前了。




说实话,他有点胃疼了,不吃东西,喝凉饮料,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他能想象到自己现在什么鬼样,可是他控制不住。




疼一点也好,疼就说明还活着。




还活着,就有希望。




他刚重新盘腿坐下准备重新搭他的烟盒积木,卧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客厅里开着灯,他屋里没有开,光线一下涌进来像是带着利刃,他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光很快又消失了。




王昊抬起头看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身上还带着地球那一边的冷空气,凛冽、威猛、年轻、富有生命力,能拯救世界。




他想问白曜隆怎么回来了,不是在群里说过两天才回来吗,可他一直在咳,怎么也停不下来。




白曜隆站了一会,等身上的冷气散了散才靠近王昊,他蹲在王昊面前,像是面对一个迷路的小朋友。




他看着对方手里的烟盒和扔了一地的烟头,没有问你还好吧,没有问你抽这么多烟是不要命了吗,也没问你这样自己呆几天了,他语气轻柔地开口:




“你在搭积木?我能和你一起不?”




*




王昊突然咧嘴笑了。




“嗯。”




他点点头,分给白曜隆一个烟盒,两个人像幼稚园蹲在沙池里做城堡的真正的小朋友一样,你一块我一块的,搭完了王昊的三层小建筑。




白曜隆放最后一个黄鹤楼烟盒时,突然有一滴水落在自己手背上。




他抬眼去看王昊,对方帽檐压得低低的,把整个人都笼在阴影里,看不到表情也看不到脸,但白曜隆知道他哭了。




“你回来干什么?”




“看你。”




“不是说好拉倒了吗?”




“你这样,我不放心和你拉倒。”白曜隆揉揉鼻尖,屋里的烟味太重了,他都有点不适应,“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我也得来接你啊。”




“傻逼吧你。”




白曜隆蹭到王昊身边,强行把对方头往自己怀里一摁,还不忘把帽子给王昊摘下来。




“别哭啦万万,我在呢。”




*




我陪你搭积木也陪你过冬天,我陪你抽烟也陪你在人间走一遍。






【百万】旁白他突然出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五分钟!!!!!

白楽:

旁白梗,OOC抱歉


*给不知道的姑娘讲一下,梗就是人可以听见旁白的声音。梗源《火枪手》,一个小短片,很好玩,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


  


【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


王昊刚从卫生间出来便听见这句话。非常标准的广播音普通话,字正腔圆,不带一点儿方言。是一种能让王昊想起小时候看电影里,哦上帝我发誓我要用靴子狠狠地踹你的屁股,之类台词的声音。


他有些懵,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却清晰的好像是在他耳边播放一样。王昊看了一圈客厅里围着的几个人,有些犹豫地问道:“你们不是打游戏吗,怎么看开电影了?”


“什么电影?”没有在打游戏的丁飞反问道,他直起来一点身体扭过头看王昊“刚才那句话谁说的?”


屏幕上还是游戏的界面,并没有人在看电影。除了李京泽和白曜隆还专心致志盯着屏幕打游戏,其他人不禁面面相觑,想搞清楚那明显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局游戏,白曜隆本来就因为王昊离开有点心不在焉,血条掉的飞快。现在听见王昊回来了,原本还放在游戏里的一点点心思全部都飞了出来。】


【哦,可怜的古烈。】


刚刚那个谜一般的声音又出现了,而随着话音落完,众人的视线便纷纷聚集到了白曜隆身上。果然屏幕里血条清空,古烈倒地,一个大大的KO刚刚跳出来。


“你不是吧,老万可就去上了个厕所。我就说你怎么这局打的这么垃圾。”


李京泽拍了拍白曜隆的肩膀调笑道。


白曜隆有点哭笑不得:“什么鬼,刚那声音谁搞得恶作剧啊,瞎说什么呢。”


【虽然白曜隆装着一副非常自然的样子,心跳却已经开始加速了,他不明白那个声音是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的。】


丁飞说:“我靠,不会闹鬼了吧。”


“……别瞎开这种玩笑!”


【虽然丁飞这么说,但他作为一个长在新时代国旗下新青年,对于怪力乱神是半点都不信的。但他注意到白曜隆露出了一副惊恐的表情,这让他在心里不停地偷笑,憋的嘴角都疼了。】


白曜隆瞪了丁飞一眼。


丁飞举起双手装无辜:“你都说了这东西是乱说的你还信它干嘛。”然后他挤眉弄眼揶揄的看着白曜隆“还是说刚才说你那么在意老万的事也是真的?”


白曜隆被呛了一句,又想不出来反驳的话,气鼓鼓的扭过身子不去理他。


【白曜隆内心忐忑极了,他意识到他的心思被这不知名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心会不会被它揭露出自己和王昊已经背着兄弟们偷偷交往一个星期了的事实。】


……


“啥玩意儿?”


刘嘉裕震惊的看着表情已经绷不住,露出一脸无措的白曜隆,连眼睛都瞪大了几分。


“不是,壳儿,这什么东西你还真信啊。谁搞事啊,现在站出来我不揍你啊。”


【王昊说道。】


【王昊此时脑子里冒出以前自己在哔站上看过的一个众人可以听见旁白说话声的小短片,此时的情况竟然和短片里的情况一模一样。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恐怖片,这个旁白说的也都是真话,但他还是努力想圆场圆过去,让别人相信这只是个不知名的恶作剧。】


王昊刚刚说完,那谜之声便接话,衔接的自然又流畅。


【顺便一说,刚才旁白说出来的白曜隆的心理活动让王昊感到非常开心。我家小孩真可爱,他这么想。如果不是在场的电灯泡太多,他可能现在已经上去亲一口白曜隆了。】


作为大型电灯泡之一的啊之左看看右看看,迟疑地说:“那个,我们要不,先撤?”


“不不不!”李京泽唯恐天下不乱的飞快否决了他“现在怎么能撤!不应该趁现在赶快严刑逼供一下他俩到底什么情况?”


【白曜隆的脸也因为现在这种情况而通红,虽然他内心还是因为王昊想亲他而雀跃不已。】


丁飞搭在白曜隆肩膀上——他捂着脸,正试图假装自己不存在——语气里带着憋不住的幸灾乐祸:“别捂了老白,你耳朵都红了,捂脸也没用。”


“操,我竟然有一天被迫吃我兄弟的狗粮。”


“你俩能不能矜持一点?”


【王昊在心底问候了一通起哄的人的祖宗十八代,他此时甚至想抛下白曜隆自己偷偷摸摸的溜走。】


白曜隆闻言立刻放下了捂脸的手,用一副被抛弃被辜负的表情不可思议的看着确实比刚才向后退了好几步的王昊:“万万,你竟然要抛下我?”


王昊一脸生无可恋:“你别闹,你信它干嘛。”


【王昊……】


这次旁白还没有说完王昊就绝望的打断了他:“干,你能不能放过我!”


这本来也仅仅是他自暴自弃的一句发泄,结果没想到旁白却确实因为他的话停顿了一下,转而开始讲别人。


【李京泽心里十分震惊,没想到他们才搞上一个星期。】


“我真的以为你俩早搞上了……”李京泽见自己心思也被戳穿了,清了清嗓子,颇为不要脸的跟王昊说:“老万,趁大家都在,来,叫声师傅吧,也算你见了白家的长辈了。”


王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滚。”


【丁飞在想,早知道有这一出他就应该开个盘口,押他俩到底是不是一对,圈里大范围推广一下,说不定能赚他个满盆。】


【刘嘉裕听了丁飞在想什么之后觉得现在开也不迟,可以改押他俩谁上谁下嘛。】


丁飞和刘嘉裕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包含了不愧是多年的兄弟你懂我的眼神。


【白曜隆则在想,这有什么好押的,在上面的这不显而易见是我吗,万万那么可爱,那么……】


“啊啊啊别别别你闭嘴!”白曜隆惊慌失措的想阻止旁白说话。


【好日。】


“操。”白曜隆抱着头蹲在地上。


啊之也很痛苦,看起来似乎非常想和他一起抱着头蹲角落:“谢谢了,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兄弟们之间的床事很和谐。”


丁飞在旁边幸灾乐祸:“我觉得阻止这玩意儿的唯一方法就是你别再想什么不该想的。”


【王昊现在非常想死,他一点都不想承认他在下面的事实,虽然他确实在下面。而且他俩昨儿晚上刚刚做完一场,他一大老爷们竟然生生被白曜隆逮着操哭了,带着满身的吻痕,现在想起来双腿还有点发软,屁股也疼,丢人。】


“……我为什么不会大脑封闭术。”王昊两眼发直,没有反驳,看起来已经自暴自弃了。


【因为你是麻瓜啊,朋友。】


丁飞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我说怎么你今天好像眼睛有点红肿,辛苦了啊老万,老白那玩意儿,咳,好像确实挺……”


【李京泽正偷偷摸摸的靠近王昊,试图扒下他的领子,看看他脖子上的吻痕。】


李京泽使坏被抓了个正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吹了声口哨。白曜隆警惕的看了眼李京泽,转身一把搂住王昊,把人抱了个满怀。


王昊瞥了他一眼:“……你干嘛?”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白曜隆不好意思纯洁无辜的笑了笑:“反正他们也都知道了嘛。”


啊之痛苦的捂着眼睛:“不,就算知道了,你们这么抱我还是觉得辣眼睛。”


【可怜的啊之。】


【白曜隆虽然表面上非常小白花,但其实内心早就想对他家万万搂搂抱抱很久了。甚至对于今天组织聚会的刘嘉裕都有点不满,好不容易休息呢,他更愿意抱着王昊在床上日夜颠簸。】


刘嘉裕麻木道:“对不起啊兄弟,打扰你们了。”


白曜隆就捂着被王昊怼了一胳膊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说:“刚交往!热恋期!体谅体谅精力旺盛的小年轻行不行!”


【其实王昊也是这么想的。】


王昊转身埋进白曜隆的肩膀里,痛苦的发出呻吟:“……操你们砍死我吧。”


李京泽默默吐槽:“不如让老白干死你吧。”


【你们以为他没有吗?王昊这么想。】


“……拜托别!”


【他现在ru头还疼的厉害,白曜隆昨天跟婴儿似的对着他ru尖又舔又咬,虽然当时很爽,但现在又肿又疼,今天早上穿衣服都痛苦极了。刚才他磨得受不了,跑卫生间里贴了俩创口贴,才算好受了点。】


生无可恋的人又多了几个。


李京泽拍了把啊之的肩膀:“我错了,咱刚才就应该溜的,太他妈刺激了,我脆弱的小心脏受不了。”


白曜隆却不在生无可恋的人群之中,他拉着王昊的手,忧心忡忡:“我说万万你今天怎么穿衣服那么慢,还躲着我。我刚才抱你是不是压着你胸了?”他说着就要去撩王昊的卫衣“让我看看。”


王昊啪地一把把他的手打掉,把自己已经被撩起下摆露出了点腰的衣服扯的严严实实,像小姑娘似的双手交叉捂着胸口惊恐的看着白曜隆:“你他妈……这儿还有人呢!”


“别在意别在意。”丁飞尬笑着挥挥手“我们这就走了,你们继续啊,继续。”


【谢谢啊,真兄弟,白曜隆想。】


丁飞:“……不、不用客气。”


几人跟房间里有洪水猛兽追他们一般,逃也似的各自飞快拿上自己东西离开,关上门的时候还能从缝隙里听见客厅里王昊和白曜隆的对话,伴随着不知道何时响起的结婚进行曲。


“他们都走了,你让我看看。”


“看你妈,滚!”


“你是我对象又不是我妈。”


“你别撕,我操,疼疼疼……”


“真的好红啊万万,好像有点肿,不是说唾液能消毒嘛,我给你舔舔好不好。”


“你别……啊……别,呜,别舔……白……”


【今天也是幸福美满的一天呢。】


end.


 


是的我还活着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喂


在lof的敏感边缘试探.jpg

【百万】九十九分的男朋友

真好呀

俞怀远:

#百万处女作给了豹纹鹅几 @咬你一身豹纹  请注意查收
#ooc 从校园一直到工作 不会详写因为长篇必坑 以老万的视角第一人称
#学生时期:傻fufu体育生白x傻fufu学霸万
#工作时期:体育老师白x金融咨询师万(这部分不重点写 不懂也没事 )




【00】我叫王昊,这是我和白曜隆的故事。


【01】我和白曜隆是在高二那年认识的,他是转校生。


那天早上同桌的刘嘉裕神神秘秘的拍了拍我,然后他问我知不知道班级要来一个转校生,我摇摇头,他笑着说对嘛学霸怎么会关心这种事,嘁,我只是不八卦好吗?



刘嘉裕同学花了一个早自习给我介绍了这位转校过来的体育生,说是打篮球的,身材好的像超模,家里好像是有个退伍下来的,祖父那辈的,听他越来越兴奋,我才发现我这么久了一道题也没写完,吵死了。



我踢了一下前面李京泽的椅子,我问他贝贝你知道我们班要来个转校生么?



没等他说话,我就立刻把手摊在刘嘉裕面前,你壳对人家似乎很有兴趣。



啊终于清净了,我手中转着笔,一边听着李京泽押着韵骂人,一边飞速思考这道物理题。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是一道有关重力加速度的题,知道今天我还记得刘嘉裕咬牙切齿说要日我二大爷,脸涨的通红的模样。 




【02】白曜隆是在第三节课来的,那节是英语课。



我还记得他当时的穿着,一件很拽的皮衣,怎么没被老师打死呢?


他坐到了刘嘉裕前面。



然后因为个子太高刘嘉裕和他换了座位,丫的就是为了和他们家贝贝坐一起!



我个子不算高,但是白曜隆我目测就…算了,都是一米多的人,没必要。



一开始我想保持我的塑料高冷,因为我那时候算学习好,不太熟的人都觉得我不好相处,穿着oversize的衣服却依旧把自己束缚在框架里。



只有刘嘉裕他们几个才知道我也是爱玩爱笑的正常人类。



白曜隆也知道了这件事,在他刚来我班的第二天。


当然不是我告诉他的,虽然他确实挺帅的,但是我真的不是那种花痴的人,这都是一个巧合。


一天下来我和白曜隆都没有讲过话,直到快要放学的时候,他手伸到我眼前晃了晃。


诶,PGone么?他好像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你带u盘了么?借我用用呗?


我愣住了,谁告诉你我叫PGone的?然后不用他回答,我看到了刘嘉裕和李京泽的笑容。



我扯扯嘴角在书包里翻了一下,然后递给了白曜隆。


对方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笑着,很有感染力,因为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他一起笑了。



【03】当天晚上白曜隆加了我的QQ,对是QQ,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用微信。


他发给我的验证是你的同桌小白,我又笑了出来,截图发给了隔壁班的谢锐韬。


我记得很清楚,白曜隆的QQ名字叫崩天白龙,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哈。


还是我的最酷,大魔王。


本来这些都没什么的,重点是晚上白曜隆给我发了一张截图。


“我是雏田,给我打钱。”



我怎么忘记了呢,那个u盘里面有我存的雏田的图片,而且还是个单独的文件夹……


学霸也看火影?白曜隆给我发了个贱嗖嗖的表情。


那怎么啦,学霸干的事多了。


大惊小怪,不过如此。


第二天我迎来了一个吵闹的同桌,白曜隆不知道为什么一惊一乍的,时不时问我句问题,还都是和学习,不,应该说是和学霸这个词格格不入的问题。



最后白曜隆感慨说,他一直觉得学霸都是不好相处的,可能因为他一直是体育生吧,之前的学校里面学习好的人都,怎么说,有点高傲,但是我觉得你这样特别好。



那么你现在为什么动不动就说我?


【04】我和白曜隆说这些就你知道就行,不要说出去。
他拍了拍自己,保证维持你的形象。



结果他还是没有做到,但是我很开心。



我们学校算是重点高中,但是两极分化很严重,学习好的之间互相不搭理,学习不好的坐在泥潭里向你伸着手。



我没有什么朋友在班级里,甚至是整个学校,我的朋友屈指可数。



白曜隆就不一样了,人本来就热情,长相身材也讨人喜欢,成为女孩子的讨论重点不说,男生也都愿意找他出去玩。



白曜隆对我很好,说不上来具体,但是就是感觉很好。



他会主动找我玩,会分零食给我,会每天告诉我一些好玩的事情……我真的很感谢他来着。



有天周五白曜隆问我放学要不要去打球,我那天补课老师刚好有事情,我说好啊,他特别开心就说放学让我和他一起。



我们到后操场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同学在了,李京泽他们也在。



怎么带他啊?我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05】我下意识攥紧拳头,不是因为生气,是因为尴尬,因为白曜隆的笑容我忘记了他们打球我从没参与过。


白曜隆哥俩好似的揽着我肩膀往前走,除了弹壳和贝贝没人和我打招呼,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却格外陌生。


我甚至听到有人说,他个头那么矮能摸到球么?



我突然就笑了,我想和白曜隆说我还是走吧,却听到白曜隆冲他们喊,我带我同桌和你们一起玩你们有意见么?然后还看了我一眼说我们一组一定打爆他们。



是很感动,如果当时李京泽的表情不那么猥琐的话就更好了。



那天结束后几个平时不讲话的男生都过来和我说了再见,我请白曜隆喝了凉汽水。




多亏了白曜隆,我终于在高二这年和同学熟络了起来。


高二那年运动会,我破天荒报了项目,好吧,因为1000米没人愿意参加。



白曜隆也报名了,他站在我桌边和我说,跑不下来我们就走完,哥等你。



臭小子,我才是哥,腿长了不起?



【06】但是白曜隆真的没说错,我确实没跑下来,但是,你为什么要拉着我的手走?很尴尬的好不好?



回到班级座位的时候还被一群人起哄,看了各种模糊不清的照片,我和那群似乎能把我吃了的小姑娘解释说我俩就是好兄弟,她们眼睛里面闪烁的光芒让我有点怕,这时候白曜隆又好死不死的从后面搂过我,对啊我们就是好兄弟,然后在那群小姑娘失望的目光中喝了一口我手里的水,就是我单方面追他嘛。



敲里妈,白曜隆你听到了吗?敲里妈。



不过怎么心跳有点快呢?



高三总是来的特别快,突然一下子就感觉我们被试卷淹没了,白曜隆则一点不担心,照样下午去训练但是我发现他上课比平时要认真了。



我也得努力了。




高三运动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了嘛,所有人都异常激动,除了我。



因为我发烧了。



老师说谁都不能请假,我只好坐在看台上面吹冷风,擤鼻涕根本停不下来。



白曜隆看到了,他坐在我后面那排的右边,离我挺远的,集体跑操我没有去,他回来的时候装作很热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把外衣丢给了我。



喂,小白,我听见贝贝在上面喊他,100米检录啊,李京泽的声音有点着急,你他妈回来干嘛?比不比了!




白曜隆应了一声撒丫子跑去了检录处,我抱着他的外衣发呆,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我把衣服抖开盖到了腿上。



有一张纸条从口袋里掉了出来,上面写的不用还我,发烧还不多穿。



【07】虽然那天真的很不舒服,但是我心情真的很好。


最后拍照的时候白曜隆串到了我后面,老师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他像往常一样揽住了我的肩膀。


高三那年的第三次考试我砸了,没预兆的下滑,被老师家长一通指责,我也很烦啊,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心情呢?


白曜隆就是那个时候彻彻底底住到我心里来的。



他有一天放学拉着我坐着公交去了公园,一个靠近湖泊的公园,离市区很远,我们坐了很久的车,谁也没给家长打电话。



他给我捡石子打水漂,他给我硬币让我丢进喷水池里面许愿,他甚至还买了个很娘的仙女棒给我玩。


点燃的时候确实很好看,但是没有他好看。



王昊,你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白曜隆和我说,你太紧张了,我点点头。



考不好又能怎么样呢?他冲我笑。反正你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个,他突然笑得更开心了,往后退了几步,最后的大魔王,白曜隆冲我喊。


我手里拿着点燃的仙女棒,没办法随地扔下,只好拿着冲他跑过去,但是白曜隆跑的太快了。


我突然一甩手把仙女棒丢了出去,嘶了一声。


白曜隆这个傻子赶紧跑了过来把我的手拽了过去,没事吧万万,烫到手了?


我大笑他傻,他却没反驳,说着你没事就行。


然后突他然没了声音,因为我抱住了他。



【08】坐了最后一班车回家,谁也没说话,白曜隆送我到家门口,我对他说了句谢谢。



我以为我会被我妈骂死,结果她却和我说昊昊啊妈妈不指望你一定考什么清华北大,你开开心心的妈妈爸爸就满意了。



但是白曜隆挨骂了,第二天趴在桌子上和我讲,由于越来越激动,我们两个被数学老师赶了出去。


白曜隆在走廊问我,学霸,这是不是你第一次罚站啊?



我说是啊,都是因为某个傻子。


然后我们在走廊笑成了两个傻子。



白曜隆在四月份去了邻省考体育,他走之前我给了他一张雏田的明信片,他一脸嫌弃的问我这什么,我理所当然的说护身符咯,保佑你的。



白曜隆嘲笑我恶趣味,最后还是乖乖夹进了书里,然后轮到我嘲笑他了。



但是白曜隆同学作为一个冉冉向上的好青年,秉承着绝不认输的理念突然附身过来。



那是因为这是你给我的。


然后他看着我开始大笑,该死,我的耳朵一定红了。



白曜隆真的考得很好,我洋洋得意,刘嘉裕说我像自己家孩子考了年级第一,我说怎么啦我家孩子就是第一,然后我收到了壳贝两个人的白眼。


干嘛?我说的是实话。


【09】白曜隆回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佛牌,万万这个佛牌是我一直戴着的,我看着他挠挠头,你的明信片保佑了我,我想它也可以保佑你吧。


我笑着和他说这是你随身戴的当然是保佑你的啊,给我算怎么回事?



白曜隆把佛牌往我手里一塞,那我心里保佑着你就可以了,反正它得听我的。




我笑得更大声了,这不讲理的孩子。



李京泽看白曜隆出了班级,转过来看着我。你打住,我拍了他脑门一下,别瞎闹,没有的事。



李京泽笑嘻嘻的和我说,你听没听过基这种东西能传染的?你每天和我在一起,啧啧啧。



然后我就看这贱人搂着他们家老刘胳膊出去了。



我笑也笑够了,心里骂李京泽也骂够了,不由自主坐在座位上思考人生,我喜欢白曜隆,我很确定,他呢?




白曜隆进来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他径直走过来拍了我一下,吓了我一跳。



你干嘛?我皱着眉头看他,白曜隆把我的笔从我手里抽出来。怕你把笔壳咬碎。




怎么办我怎么这么想笑啊?



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想了也头痛,反正一定会有个好答案的。



【10】高考来的轰轰烈烈,白曜隆因为体育考成绩特别好本来应该完全没压力,但我看他最近黑眼圈却越来越重。



午休的时候白曜隆趴在桌子上补觉,我算完了最后一道题,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白,不吃饭啊?白曜隆揉揉眼睛直起身。你做完了?我点点头,然后我们一起去食堂吃了饭。


我看他吃饭的时候都要打瞌睡,伸手阻止了一场某高中生因为高考即将来临疲劳过度于食堂用筷子戳死自己的大型恶劣事件。



白曜隆像个傻子,笑呵呵的和我说谢谢。我踢了他一脚,谢你个头!


小白你最近怎么了?他咬着筷子。没怎么啊。



我说你别唬我了,天天困的迷迷糊糊的,你晚上抓耗子去了?



白曜隆你还笑,我现在很严肃。



白曜隆在我大概很严肃的目光当中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让我记了很久的话。



王昊,我想和你去一个学校,你别笑话我,一个学校是有点困难,一个地方也行啊。


我愣了半天,勺子里的汤还没来得及喝就全还给了碗。



原来他最近这样都是因为晚上熬夜做题。



我最后还是没说话。



班级前面的倒计时终于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又变成了一位。



我坐在班级给白曜隆讲着题,前面的刘嘉裕也在给李京泽讲。



天越来越热了。



【11】高考我和白曜隆在我们学校考,刘嘉裕和李京泽被分到了另一个学校。



临考那天我们以茶代酒来了个“誓师大会”,展望未来,和谐发展。


说白了就是,明天加油啊,都别虚。


我飞快的答着试题,检查完竟然还有时间让我想白曜隆考得怎么样。




最后一科考完的时候整个教学楼里特别壮观,有的大喊,有的在哭,有的抱在一起,我穿过人潮到了操场,到处都是人,他们的声音很有感染力,但是我既不想喊也不想哭,我在找人。



我觉得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就是很有默契,比如白曜隆也在找我。



我站在台阶上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年轻的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他的眼睛比平时还要亮,是不是把天上的星星揉碎了撒进了他的眼睛里呢?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白曜隆的目光,那种感觉就像是周围的一切全都被阻隔了,眼神可以代替一切,不需要多余的言语。



在那样的目光里,我听到了所有我想听到的话,我还看到了多年以后的光阴。


【12】“王主管,王主管!”寂寂突然推门进来,打断了我的回忆。



怎么了?我抬眼看着我的助理。




我今年28了,正在澳际金融的咨询部做主管,公司最大的股东叫丁飞,刘嘉裕也在这儿,在投资部做高级合伙人。



我是后跳槽到这儿的,每次看到刘嘉裕贱嗖嗖指挥我的时候我都想踢他。




寂寂把一摞文件放在我桌子上,我有点头疼。



这么多啊?我喝了口水,寂寂给我分了一下等级。



明天就要大会选举了您还记得么?我点点头。不是您到底准没准备啊?人家郑主管都绞尽脑汁要往上挤呢。



我冲小姑娘摆摆手,她撅着嘴出去了。



明天是澳际的一场重要的大会,原本公司的结构模式是由丁飞占大股东,两个高级合伙人,一个是刘嘉裕,一个是毕冉。



毕冉和丁飞算是一家人,刘嘉裕撒泼耍赖,一有应酬跑的比谁都快,毕冉无奈之下干脆撒手不管了,把自己的股份放了出来,看平时业绩,外算员工投票选出来另一个高级合伙人。



我加班到很晚,中途寂寂给了我杯咖啡,我说她怎么还不下班,结果寂寂突然问我您如果选上了,会不会换助理?



我站起来推着她的肩膀到她办公室。我是那种人么?我选不选得上你都得给我当助理。



我看着寂寂下班,回办公室给白曜隆打了个电话。


【13】白曜隆现在在一个高中当体育老师,每天被那群小屁孩气的要死,天天和我抱怨学生每天特殊情况不跑操。




刚嘟了一声电话就被接起来了,小白的声音还是听着很年轻,一笑的时候还是像个漏气的高压锅。




万万你啥时候回来?这么多年小白已经被我训练出了一口流利的东北话。




我抱歉的说我得加班了,白曜隆那边似乎毫不在意,他说你什么时候结束工作我去接你,给你弄皮蛋瘦肉粥。



我出公司门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白曜隆就在门口,靠着那辆大越野,后车窗摇下来了,美妞扒着车窗冲我吐舌头。



我迅速的跑了过去钻进了后座抱着美妞,死小孩又流口水。




白曜隆启动车,咬牙切齿的说明天就把这破狗丢出去。




你敢!我佯装生气,瞪了他一眼。




白曜隆立刻一脸委屈冲我说你都不抱我了。


我靠着后背的垫子,笑得没了眼睛。



第二天上班我穿了身更加精致的西装,我没告诉白曜隆我要竞争高级合伙人,等着我包养你吧小白白。



寂寂开会的时候比我还紧张,看我一脸轻松,小姑娘还瞪了我一眼。



终于轮到我发言了,这段时间我的业绩我的人品,我想这个应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果不其然,当丁飞念出来我的名字的时候所有人都为我鼓了掌。



【14】李京泽自己开了个咖啡厅,大概是闲的没事做去学校找了白曜隆,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干了什么,但是当我到学校的时候,小白的表情不是很好。



我拉了他衣角,他居然不理我,我还想找他出去庆祝呢!



你怎么了?我问他,白曜隆一直没讲话。



我想那我就自己说好了,我说我今天公司选高级合伙人,我成功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是王主管了,而是王先生了!



我越讲越兴奋,我终于不用看别人脸色了,最重要的是刘嘉裕终于不能指挥我了!




可是小白一直不说话,我有点生气了。



白曜隆,老子升职了!





哦。


哦?你和我哦?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差?白曜隆冷不丁爆出来这么一句话,给我弄得一头雾水。


我没啊…你怎么了啊?



李京泽说你走越来越快,站的位置越来越高,我……




我说小白你闭嘴,李京泽那个贱人。





我看着白曜隆高我…唉不提这个,糟心。气的我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升职为了什么?我能加薪啊傻子!老子得包养你啊!






白曜隆却突然激了,王昊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对我的能力有质疑?




小白,哥吵不下去了,我真的很想笑你知不知道?



我一直憋着笑,直到小白选手说出那句名言。



王昊你是不是嫌我学习不好!




白曜隆看着蹲在地上笑的我有点愣,他要过来拉我,我借力起来亲了他一下,看着白曜隆脸有点红,我笑的更开心了。



白老师,我一字一句的说,你现在是老师诶,能不能自信点?



【15】后来我把一次应酬推给了刘嘉裕,因为对面那人是之前暗恋刘嘉裕的师妹。




然后我打电话给了李京泽。


好吧,结局就是贝爸发飙,合同没谈成,老刘被迫跪了一个月洗衣板。



兄弟对不住了,我一边写文件一边笑,白曜隆在我对面坐着。


你说刘嘉裕是不是要追杀我们了?小白突然问我。


我走过去亲了他一口,他舍不得,公司还得靠我挣钱呢?




是嘛?我们万万这么棒啊?



对嘛,我从高中就告诉你了,我可是最后的大魔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WEN_YYUAN:

不知道有人扒过这个没
“他cp是东北的”
“对”

[百万]男的也不行!

呜呜呜好想他俩啊

百万苏:

*ooc,ooc,ooc


*算番外,


前文:http://nobbnoup.lofter.com/post/1f053bc1_11e044e3




正文:https://shimo.im/docs/7SMNxJWPao8ECplH/ 「男的也不行!」




*造了这么篇走肾不成走心也不太成功的玩意儿,请大家体谅一下思念儿子和儿子男朋友成疾的老母亲(。)

沈泉:

如果还有那么一天,我能在公众平台大声呼唤你的名字,我要说一万次喜欢你,来弥补这段时间的不认识。

彼苍:

大家别急,也不用太丧。


惊弓之鸟易自乱阵脚,凡事稳稳地、冷静地来就行了。保持独立的思辨能力,适当发泄或稳定情绪,但别怕,也别钻牛角尖折腾、吓唬自己,该过去的总会过去。lofter是个有爱的地方,不要因为担心就把自己弄得太压抑。慎重和紧绷是两码事。




这两天掰着手指头想了想后续,什么最坏的情况也模拟了一遍,之后定下心来。因为知道他们都在,也因为知道自己有了坚定的想要守护的事物,再不会惊慌和恐惧了。




物极则反,否极泰来,细水长流。




以前萌过很多RPS,只听说过虐得脱粉或者转唯的,从来也没有一对能让我这么坚定,越虐反而越死心塌地的粉CP,这也算是人生新体验了。


我现在特别爱他们,心里充满温暖和安稳,也做好准备带好了干粮和帐篷,打算安营扎寨啦(对不起我改主意了,我决定也盖小洋楼!还要开田和果园!长期定居百万庄园(?)以前真没发现自己那么爱他们呢。能认识他们真好,我有预感,以后还会有新的甜甜www不过哪怕都没有,他们对我来说也是最特别、最不会割舍的一对。




人生海海,一时起伏不算什么。人生之路有千万条,从来天不绝人。




等过两天心情缓和了,再慢慢理糖。